一趟美国“公路旅行” 回顾外来移民“身份认同”之路
康宏移民 康宏移民热线

一趟美国“公路旅行” 回顾外来移民“身份认同”之路

蔡佳颖 383 2017-08-08

偌大的美国土地有上百万条公路横贯,“公路旅行”一直是西部电影热爱的主题,无论是描写冒险旅程或浪漫邂逅,总能演绎出独特的美国风情,但事实上,在公路上演的故事不只有冒险与爱情,还存在许多外来移民的血泪。


美媒Quartz报导,美国的“南亚裔美国人数位档案馆”(South Asian American Digital Archive,SAADA)在7月为了庆祝建馆9周年,特地发起“公路旅行计划”(Road Trips Project),挑选早期组成美国外来种族的南亚裔移民为主题,汇集南亚裔民众旅行全美公路的照片与故事,重新诉说这群容易被遗忘的族群,他们所代表的美国历史。


“来一趟公路旅行”就像是美国人的人生大事或庆祝仪式,手上握着方向盘、驾驶轮胎,好像在向全世界宣告,自己已经拥有驾驭广阔风景与身分认同的主控权。


美国外来移民历史

(Radhika Balakrishnan和他家人在1972年7月从芝加哥到奥兰多进行公路旅行,图为他父母、两个兄弟和亲戚。)


但现实生活中,这趟自由随性与安全的公路旅程,却非人人都能享有,摊开历史会发现,许多地区因政策或实际经验,常被视作有色人种的“禁区”,例如在“吉姆克劳法”(Jim Crow laws)实施的种族隔离期间,黑人都必须随身携带着“绿本子”,这是一本旅游地图教他们避开一些可能遭致人身伤害的危险区域;尽管法令修改后,在部份地区开车对黑人来说仍然是件可怕的事。


其他外来移民也有类似经历,无论合法与否,他们开车驾驶在公路上的风险很高,从1990年代开始,对南亚裔移民的暴力行为就从不间断,即使到2017年的今天,仍有亚裔民众在酒吧或开车路上被射杀,只因有人觉得“他们不属于美国”。


目前为止,SAADA已汇集到50份故事和资料,来自各个国族群、宗教、年龄、性别与法律地位,南亚裔民众替这些公路故事增添万种风情。


例如在旅程中带上蒸米浆糕、油炸马铃薯饼、酸辣酱三明治、玛沙拉马铃薯等印度点心,在美制露营车旁野餐、唱着印度歌谣;也有人分享人生看见的第一场雪,尼加拉瓜大瀑布旁的夜晚灯光,以及大峡谷的壮丽。


移民美国高速公路

(Chhanda Bewtra与先生于1974年到美国,隔年买了一辆二手车开始他们的第一次公路旅行,图为南达科他州的公路上,她先生正在修理车子。)


在这些故事里,Veena Mandrekar回想起她父母在某座小镇遍寻不着愿意接待的旅店,她说,“这是我们唯一一次感到像是外来者”;Omar Tiwana则描述自己在退休后搬到德州的忧虑,“我一直告诉自己‘这里是美国’,有宪法保障给每个公民旅游和居住的自由,包括亚裔美国人”,为了确保自己能安全生活,他甚至还观察了好一阵子才做决定。


1995年夏天,16岁的Odessa Despot穿着宽松的牛仔裤、哥伦比亚夹克和Timberland靴子随父母从纽约来到波士顿的普利茅斯移民村(Plimoth Plantation),这座仿1627年移民者居住的村庄兴建而成的小镇,还兴建了一艘与当年搭载移民者抵达美东、与五月花号船只同尺寸的“五月花二号”(Mayflower II),Despot就与妹妹及父亲在五月花二号前拍照留念。


Despot回顾着这些照片,提醒了她这段旅程的意义,也代表着“成为美国人”的一里路,她父母低估了获取美国公民权的耗时费力与艰辛,许多人也是一样,他们看到了美国生活的美好承诺,却总是不与现实相符。


成为美国人的这段路,同时也意味着原始身份的改变,她父母坚持着小孩应该除去原先加勒比海上千里达岛(Trinidad)的口音、应该听着牛仔乡村音乐、应该要开着美国制的道奇汽车(Dodge)来趟公路旅行,这些历程与身分认同的转变即使当Despot成为美国公民,还是存在着疑惑与不解。


然而,SAADA发起计划的目的就是让人们从外来移民的角度,重塑对公路旅行的想像,执行主管Samip Mallick说道,“有色人种或亚裔民众的公路旅行其实是勇敢的行为”,“也是通过旅行全美来证明,这个国家也属于每一个人。”


横越在美国公路的故事,代表着对自由的向往,也有着恐惧或未知,南亚裔移民的照片在不同角度重新定义了美国的一段段历史。


【延伸阅读】从美国移民史法案看特朗普移民政策未来走向

相关新闻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