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 Sir:“祼移”——英国漂流记
康宏移民 康宏移民热线

石 Sir:“祼移”——英国漂流记

石SIR 534 2017-09-07

移民的决定,公布得有点突然。很多朋友以为我“有好路数”,要不找到好工作,或有什么商业大计,就是已经发了达直接退休,才会离开。

事实今次我是“祼移”:把香港工作辞了,香港住处退租了,全部家当包箱运走了。英国那边没有工作、没有住处,只有一张单程机票,及几星期酒店的订单。香港的一切,突然都放下,跟太太每人手提两箱行李,就飞了过来英国,居于哪个城市也说不准,船运公司只知道货物要送到英国来,至今也未有确实地址。我俩本计划居于伦敦,但在伦敦逗留 10 天,现在又跑到伯明翰去了。

毫无计划,见步行步,去了再算。

朋友知道我是如此“裸移”,不少都赠我一个“勇”字。

要把香港一切都抛掉了,移居到一个只旅游过十天半月的国度去。3 星期以来,靠每人两箱行李,漂泊流离。香港的地址退租以后已不属于我,英国只有一个住不了几天的临时住所。每次被问填写住址时,看着表格住址一栏,竟然无字可填,感觉挺怪 —— 原来无家可归。


英国的十字路口


这样移民,转变翻天覆地,自然要惶恐不安吧?

但这几个月以来,即管为了各种杂务弄得有点手忙脚乱,正如此刻为赶交稿亦只能在街上的咖啡店行文,我却一直悠然自在,比以往转工搬家还来得轻松。“勇”代表我有能力面对问题,但我感觉没有问题要面对,何勇之有?

人到不惑之年,开始清楚自己想过怎样的日子 —— 原来只要每天早上起来,看着太太傻呼呼地依在自己身旁睡得甜甜的,那天就幸福满满了。这种生活,只需要一张舒适的床,床再大也占不到几多地方,实在不用消费很多。

生活其他环节我俩一向没什么要求。近年甚至有一点购物恐惧症,礼物也不想收,家中一堆现金礼券几乎过期作废也想不到要换什么。我偶尔想,就算我家财突然增长一百倍,我的生活消费方式大概也不会怎样改变,就算天降横财让我中彩票,也想不到要特别买些什么。

我俩未有孩子,各自父母亦不致依赖我们的收入来生活;以往虽在职场不进取,托赖原来也有点积蓄。像我这样过日子,所费有限,盘算一下,一段时间内也没什么后顾之忧,心里就舒坦:即管离开香港走一走又如何?过了一年半载,又不用饿饭,慢活一下,总能找到出路。

原来生活无什么所求,就没什么顾虑,也不需要勇气去面对什么。祼移就祼移吧,虽说是丢下香港的一切,但同时也抛开香港各种荒谬。眼不见为净,大概就是轻松的原因吧?

相关新闻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