移民身份
康宏移民 康宏移民热线

移民身份

Zhouyou(已移民瑞典) 239 2017-10-11

“你看我的肚皮!有无好贴士解救?”苏珊在面包学校更衣室问我。“哈,我的一模样喇!不就是我和你都有三个孩子的代价!”


我和苏珊同路放学,继续在电车上谈凑仔经:“我还想要第四个孩子,追多个仔添!我表妹在德国看私家医生,说想要仔,医生计准数又配药,果然一索得男!”我不太相信这些,唯有说:“但瑞典没有这种服务哩,连婴儿性别都不会透露。”


“你今年几岁呀苏珊?”她忽然转轻声线:“三十二。我很喜欢小朋友,现在有了自己的屋子就更加想再追。待夏天毕业后便再说罢,还要找工作。”忽然又愁眉苦脸了。


苏珊跟丈夫从伊朗搬来瑞典五年,一直当家庭主妇,一边上瑞典文课,去年秋跟我成为同班同学。记得开课第一周跟她聊,说起她跟不上老师的瑞典文,同组的瑞典同学又不理会她,说到哭起来。当了十几年家庭主妇的我重新上学,很明白她的状况,安慰她时同时鼓励自己:“我们来这里是学习的,一年很快就过,别让他人影响你。”


去年瑞典一共收容了83,000名难民,自从夏季以来每周约有2,000名难民抵达,是继1992年波斯尼亚战争以来最大量的难民潮。大部份来自战乱地区包括叙利亚、伊拉克、阿富汗及非洲厄立特里亚,被分配都瑞典各省的难民收容所暂居,每月获补助金,孩子可以上学,渐渐在北国重建新生活。


瑞典移民

▲瑞典是个多元文化国家,平日电公上的乘客除了本土瑞典人,最多是中东和东欧人加少数印度、泰国和华人。


瑞典是个多元文化国家,平日电车上的乘客除了本土瑞典人,最多是中东和东欧人加少数印度、泰国和华人。然而社会里各种族的融合不算好,工作场所常有怀疑歧视的情况出现,却同时是这个表面开明公平社会的禁忌话题。瑞典人坐办公室、中东人开薄饼店和发型屋、华人开餐馆。住了多年,我从没在大商场时装店或咖啡室见到戴头纱的中东籍店员,反而在伦敦巴黎是很平常的事。


苏珊很在意自己的移民身份,有时埋怨瑞典籍老师只照顾瑞典籍学生。我就开解她:“是他们喜欢围着老师聊罢了,你要发问就直上前直开口,我也是这样子的。”“对对对,快快上完课回家看孩子,我好挂念他们哩!”


人移别乡,无非为了追求安定生活。社会大气候或许需要时间改变,个人就只有尽力聚焦好的方面。

相关新闻

TOP